“得到”平台:掘金知识服务

作者:周文辉,张崇安

 

 

2012年罗振宇创办罗辑思维。在发展初期,罗辑思维主要输出自媒体知识产品,借助微信平台和优酷视频快速发展,积累了大量用户粉丝。2014年罗振宇与李天田等人重组团队,开始拓展商业边界。2015年11月,“得到”平台正式上线,并在2016年6月推出第一位知识创业者——李翔的知识产品《李翔商业内参》,随后不断引入更多知识创业者和知识产品。得到平台相继提供了“订阅专栏”“每日听本书”“精品课”“大师课”等多种知识产品,并在2018年4月正式推出“少年得到”,涉足少儿教育。截至2018年7月,得到平台已孵化各类专栏和课程达82种,拥有2,180万知识消费者,成为中国知识服务行业领跑者。

 

从罗辑思维的单品爆款到得到App的平台转型,这中间经历了哪些阶段?实现过程和背后机制又是什么?我们试图揭开得到平台成功运作背后的“黑箱”,为众多尝试打造数字化平台的企业提供参考指南。

 

在筑巢阶段,企业通过开放用户参与和寻找外部合作,完成了对企业品牌资源和用户知识资源的识别、获取和利用,由此形成产品的合作生产能力和社群传播能力,进而推动平台主体和消费端的构建,并初步形成平台的同边网络效应。这一阶段积累的平台资源,为下一阶段吸引知识创业者打下了基础。

 

在引凤阶段,企业通过与知识创业者达成共识并提供保障,完成了对用户资源和创业者知识资源的识别和获取,由此获得了价值观和利益并举的互动吸引能力,从而促进了知识创业端的形成,进一步巩固了消费端,初步形成了跨边网络效应。这一阶段形成的知识创业端,为接下来平台和创业者之间的合作孵化奠定了基础。

 

在孵化阶段,企业通过参与产品打磨和提供全套服务,完成了对创业者知识资源和平台资源的识别、开放和激活,由此形成了对产品与创业者能力的协同孵化能力,从而促进了平台连接渠道的形成,巩固了平台主体。这一阶段孵化的产品,为下一阶段的双边市场提供了连接渠道。

 

在下蛋阶段,企业通过引入流量产品,强化社群互动和反馈,完成了对创业者资源、消费者资源和平台资源的识别、连接和共享,由此形成了平台连接能力,优化了社群传播能力,进一步激活了平台网络效应,培育了平台跟创业端与消费端的共创生态,整个知识平台由此构建完成。

 

基于对得到平台形成过程的剖析,我们初步提炼出知识服务平台的定义、特征和关键要素。

 

知识服务平台是以共创逻辑建立起来的有机生态系统,它作为开放平台,借助互联网连接并赋能创业型人才和粉丝型用户,通过价值共创与价值共享,实现创客绽放、用户奔放与平台开放。

 

知识服务平台的关键要素包括平台赋能、价值共创、价值共享。它们改变了以往企业提供资源、创造价值、传递价值的方式,是知识服务平台成功的前提条件、商业逻辑和机制保障。

评论

通过平台赋能、价值共创、价值共享,得到开创了一个巨大的知识服务市场。
2020-06-10 10:25

相关内容

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商业评论网立场。

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授权事宜请联系微信“零售君”(lingshoujun2018)或“商评小微”(xmi8607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