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微博账号登录:

当前位置:首页 >专题 > 商评大会精粹:混沌中的大光明

商评大会精粹:混沌中的大光明

商评大会精粹:混沌中的大光明

 

十几年前我曾经做过对美国的研究,当时对我刺激很大的是美国的“2061计划”,在八十年代中期,美国的制造业已经全面被日本超越,给美国带来很大冲击,当时美国人动用了数万名最杰出的科学家,把力量放在教育改革上。当时正是彗星路过地球的时候,下一次彗星再接近地球是在2061年,美国发誓在2061年用这个计划重新成为世界霸主。结果,仅仅不到十年的工夫,美国再次成为了世界的霸主。

 

这个研究里有一句话非常重要,它说教育里面有一件事情可以拯救我们的堕落,那就是如何让教育、让人类重新对无形的和永恒的东西产生兴趣。我们现在每天追求的都是有形的东西,我们只相信自己看得见的东西,国家就会逐渐走向没落。

 

大家每天在经济圈里摸爬滚打,看到的都是当期行为的结果,永远没有机会知道真正的真相,真相就是混沌。混沌是什么?混沌是一个秩序向另外一个秩序过渡的中间阶段,但是在失去秩序的过程中,仍然存在一个隐秩序,这个隐秩序就是吸引子。

 

互联网时代实际上已经让我们所有人都发生了某种程度的互联,我们的思维、我们的行为都已经发生了一种纠缠,人作为个体已经进入了量子状态。如果这个社会真正有一位先知,首要的事情就是把握当前这个混沌状态背后的吸引子究竟在哪里。

 

我主要给大家分享三点:第一,旧的世界秩序崩塌,新世界的曙光隐约可见,如何把握互联网混沌的吸引子?第二,人心的量子状态对人性会带来什么根本改变?第三,今天这个世界我们的管理思想会发生哪些变化?如何看待战略?如何看待管理?如何看待管理艺术? 

 

 

洞见未来:旧世界的坍塌和新世界的曙光

 

互联网究竟发生了什么?如果抛开关于互联网所有名相上的词汇,沉浸到互联网时代,它提供的是信息零距离和彼此之间的纠缠。在这个中间,大家非常热衷的现象是平台的崛起。

 

昨天还是隔壁家老王,明天由于开创了一个平台,很快就可以赚得盆满钵满,然后吸引了大量的人做平台。这只是商业现象,如果我们具备足够的智慧,平台之所以是平台,在于它摧毁旧的体系。

 

任何一家企业都会有一个围墙,这个围墙就是所有者制度。一旦平台的概念崛起,一旦进入了混沌的互联网时代,所有围墙就像细胞膜无法面对大量细菌的侵蚀,无法保护细胞一样,迅速被瓦解。

 

在平台的眼里,没有你的我的,而是把所有的企业都看成不同能力的组合,由于信息的零距离,社会的各种能力将不受企业所有者的界限,立即组合创造出具有新价值的虚拟企业。而这个虚拟企业的力量来自于哪里?

 

来自于新价值的杠杆力量。这个力量非常巨大,但是这依然是表面现象。今天的阿里巴巴和腾讯,大家已经把它们奉若神明,我对这两位创业者心怀敬畏,但是这是世俗观念,诚心实意去判断,这两个企业还不是伟大的平台,远远不是。

 

未来的平台将具备强大的能量,这能量来自于哪里?平台不仅仅是整合,而一定要具备对业务非常深刻的洞察和研发能力。有没有这样的一些平台出现过呢?

 

乔布斯就是,如果上帝给他寿命活下去的话,乔布斯的苹果平台,将把电脑、iPad、娱乐以及手机的研发整合到一起,在苹果帝国里面整个研发技术、文化积累以及谋略是全方位的,这个平台是人类历史上出现的最伟大的一个平台,没有任何一个平台可以撼动这个壁垒。

 

这样的平台就是混沌时代的吸引子。这种吸引子将走向成熟,打破旧的体系,开始形成新的秩序。在形成新秩序的过程中,很多现在看来短视的东西都将改变。而在未来,当一个企业作为一个完整有外壳的单位被摧毁以后,另外一些东西变得比以往更加重要,比如工匠精神和企业家精神。

 

一切必须由时间积累、必须由过程积累的人类底蕴,在互联网时代将比历史上任何一个地方更加重要。作为一个个体,你可以炒股票发家,甚至买一张彩票就可以变成富翁,但是你要积累起什么样深刻的底蕴,必须积累过程。靠过程积累的底蕴,比任何事情都更加受到尊重。

 

遥望未来互联网时代,还有哪些事情现在没出现呢?——资本的暴权将被剥夺,而企业家精神将会崛起。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评论宝万之争,但是真正读懂我,跟我发生实质性、让我有所感触的互动的,没有几个人。

 

在这样一个高速变化的环境里,如果没有企业家的完全投入,每一次心无旁骛的全心投入,想成为一个一流人物、产生真正的洞见,门儿都没有。

 

企业家精神的出现需要一个支持企业家精神的治理环境。今天的环境是资本的暴权,人们太在意快速赚钱。创业第一步成功就是拿到基金,第二步成功就是上市,然后投资人可以全身而退。今天我们把投资者奉若神明,投资者可以站在主席台上对创业者随意点评,这个事情今天行,明天不行。企业家精神在未来会变得非常重要,整个社会管理体制都会支撑这种创造性发展,支持对人的真正尊重。这是刚性的力量,是整个环境的力量。

 

未来,无退出意识的创业与基金资本的活跃将替代股票市场。上市公司制度有一些非常荒谬的理念已经污染了人类,第一个荒谬就是企业家的目的是为股东创造价值,这是代理人的制度,跟德鲁克的思想不相一致,跟古典的人类思想也不一致。第二个更为荒谬的认知是,股票市场就是价值

 

我担任了几家上市公司的独董,其实大家知道,哪有中小股东的利益?中小股东今天是明天就不是,他们不在意企业,只在意赚钱。作为独立董事,如果对人格负责,我应该如何理解中小股东利益?中小股东利益就是公司价值,但我说的中小股东已经不是任何一个具体的中小股东,而是抽象的中小股东群体,从而我在这样的角度上也实现了独立董事有尊严的人格,这是我对独立董事的一些观点。

 

未来的政府也将成为更加专业的服务型政府。未来社会快速运动变化的时候,政府必须专业,必须起到支撑、服务的功能。滴滴为什么成功?为什么可以手上没有一辆汽车,却将社会上所有的汽车纳入滴滴旗下?这个智慧从哪里来?这个智慧不来自它的创始人,而是时代造就的,是环境造就的。这就是为什么王阳明和稻盛和夫在当今中国广受推崇的原因,他们在事功上的成就很大一部分是环境的产物。

 

 

人的跃迁:诗意与远方

 

如果把量子意识引入社会,我们和佛陀没有多大差异。我们生长在一个伟大的时代,如果要不辜负这个时代,我们要在闹市生活中保持一点点涵养,一点点冥想的心,而不是只对我们每天看得见的东西进行思考。

 

刚才有嘉宾讲到了,一个唱歌的小伙子给一个演电影的用大疆无人机去求婚,如果按照互联网思维,我能给我太太带来什么?我能带来更重要的东西,就是到我死的时候,带给你的是白头到老的真实,这就是互联网思维。在互联网年代,那些猥琐的价值观都会被打碎。

 

到了互联网时代,人和人、人和事、人与环境都在发生量子纠缠。全民互联造成了信息主体的无序状态和信息真实度的难以辨识。可喜的是,这个事实造就了另一个事实——个体崛起。在十年以前德国一个非常出色的学者写了一本书叫《个性崛起》,当时我还不太理解,而今天我已经发现,在这种嘈杂的、容易失去自我的环境中,有些更纯净的自我正在萌生。我们在社会上、交往的圈子里逐渐接触到一些心灵更加清洁的人。

 

我们人类在漫长的历史中形成了一些所谓的智慧:科学思维、哲学思维、感性思维和宗教思维。科学重视逻辑,必须看得见、摸得着;哲学抽丝剥茧,思考概念背后的东西。哲学思维和科学思维毕竟还属于人类的理性,而人类不能轻而易举否定我们的感性。

 

人类在早期进化中,从这个树上跳到那个树上做很多艰难动作,那一部分就是我们的感性。一些出色的战略家、领袖,他们的思维里面始终都充满艺术性的感性思维,而不仅仅是理性。这一切还不够,理性和感性,终究还是在人类的意识中出现。

 

随着我们的智慧成长,随着不断的修炼和进步,我们会产生另外一种敬畏之心。我们倾向于在意识之外设置一种存在,之所以说“设置”,因为它只是一个假设,用于统摄我们所不了解的东西。一旦做了这个设置,我们的自我瞬间变得开放。这就是宗教思维。最纯净的宗教思维并不是从偶像角度解救我们的身心,而是自我心灵境界的开放,对未知保持敬畏。

 

但是这四种智慧在人类的历史上出现的时候,一直处于一个可悲的局面,四种思维、四个CPU一直是分裂的。可喜的是,在我们可以预见的未来,当我们进入混沌时代的时候,互联网技术将能够让四个CPU完全融入。这四个CPU的融合,是未来人类重大的进步。

 

所以互联网带来的不是混沌,而是人本身的改变,这个改变是巨大的。如果你今天读古书读不懂,是因为你的整个心境不能进入远古时代。如果你的心能够进入远古时代,你就能够读懂远古最基本的东西,就不会陷入满大街对《易经》理解的迷魂药里。

 

生活中经常有人提到诗意和远方,其实当我们生活正在嘈杂的时候,诗意和远方的需求就出现了。诗意和远方之所以被重视,正是源于我们对嘈杂的难忍。未来对诗意和远方的需求,根本不是因为我们的正面弘扬,而是由于嘈杂本身。嘈杂本身会制造另外一极,这就是辩证法。

 

应对之道:文化与管理的全新吸引子

 

接下来让我们重新回到企业领域。这几个事情是我在大学所任教的课程。第一,什么是战略?战略发生在组织和环境的边界,发生在时间的边界上。战略家从来都把变化当成机遇,最优秀的战略家都是在态势的变化中攫取利益,这就是传统的战略思维。

 

而在未来的环境中,环境的边界不再清晰,一个企业的创新过程根本不是企业的内部功力,而是企业跟客户和竞争对手共同达成的。在新的秩序里成为重要的角色,获取对你最有利的利益,这是完全不同以往的战略思维。

 

第二,什么是领导力?通常我们谈到领导力的时候,很多人会谈到领导的特质,要么是领导的行为,要么是目标、激励、产生结果,这种小儿科的东西在未来不再适用。

 

我们的组织不是简单地用理性能够创造的,未来我们的组织是任务本身塑造的,组织产生于任务的执行过程。包括我们任务的目标都不确定,任务的目标往往是被执行的过程缔造出来。我们要做什么一开始不清楚,干着干着就知道了。

 

在这个过程中,吸引子的力量将渐渐显露出来。吸引子有可能是平台,也可能是使命、价值和人类的本分,在这一点上,表面混沌,人类回归了更真实的真实。

 

最后,什么是般若(智慧)?量子意识就是般若,我们充实生活就是般若。什么是解脱?不是出家、不是读经典、不是烧香,我们只要能够全身心投入当下、投入你喜欢的工作,这就是解脱。

 

总结而言,整个社会的互联,改变了人和世界的关系,也改变了人与事业和工作的关系,也改变了个体的心理;全社会出现了思维和行为的协进,但是社会的行为、个体的角色却是存在于结构中的。然而这个结构并非是基础,形成结构并不断重塑结构的吸引子才是基础。

 

个体和特定群体在这个结构中,个性不仅没有泯灭,相反在更高段位上攫取着有利于自我发展的角色, 并且相对于身份因素,大家机会是均等的。整个社会在更高水平上构建着积极、动态的和谐,人性与智慧也在新的层次上实现了系统的跃迁。个体在某种程度上以量子身份存在,并以更具有水准的人文内涵自赎。

 

2016商业评论大会

 

 

【点播放按钮看大会回放】

 

相关文章

    相关观点